婚禮與炸彈

2006-10-16

第一次幫忙製作佈置婚禮。(雖然只是負責製作雙喜一字)

第一次在婚禮參與攝影 (雖然我不是主攝影師)。

 

我沒有literally在婚禮投下炸彈﹐相信我。

不過在我大姐的婚禮上﹐我製作的東西造成的沉默令我覺得我好像製作了一個炸彈一樣。或者是我太誇張了﹐其實只是小小的一張紙而已﹐印著雙喜那個字的那張。

我用了一張類似白色﹑淡香檳色的紙。

 

事情由上個月中﹑我大姐G和我媽的對話中途開始﹕

G﹕“…然後請牧師過來主持一下就是。越簡單越好。”

我﹕“請牧師過來主持什麼說﹖”

G﹕“婚禮啊。”

我﹕“咦﹖婚禮﹖誰結婚﹖”

G﹕“我結婚。”

我﹕(@ @)  “…哦。OK。”

G﹕“到時候會要你幫忙做背景裝飾。”

我﹕(@ @|||bbb)  “………哦。好啊。”

G﹕“M(二姐)會負責攝影。你有多一部相機吧﹖”

我﹕ “…那到時候我也幫忙拍照吧。”

 

經過幾星期和G一起購物﹐也曾意圖到唐人街買個紅紙雙喜了事 (不過我們倆都不滿意看到的東西)﹐到了上個星期我才開始動工製作那塊雙喜。實際動工將本來偏向手工系的意念實踐才覺得看起來不夠華麗。唯有採用腦海中另一個點子﹑借用公司的印刷機在一張香檳色的卡紙上打印。

我自己覺得看起來沒什麼不妥。(如果有﹐那就是我太受我現在的老闆的製作意念影響 =    = )

G似乎也覺得滿意。

uh oh。

到了在B(姐夫)家﹐他開始裝飾﹐boom~

在場的老人家們雖然不至於叫囂﹐但似乎對於我沒用紅色感到不滿。接下來的沉默令我覺得自己好像安裝了計時炸彈引爆了一樣。乾脆留在房間預備相機﹐啊﹐沒電﹐跑去附近的藥房買電芯。回來時大廳已經佈置好。

看著一塊塗了類似桃紅色﹑佈置著簡單裝飾的牆﹐那抹底色令我覺得我沒用紅色是對的。

對於本來連儀式都嫌麻煩想不搞的G和B(姐夫)﹐在B家搞個簡單的婚禮儀式似乎已經夠兩人筋疲力盡了。但拍照的M似乎更累﹕G和B什麼都沒交代得很詳細﹐她只有儘量遷就著人多地方小來拍了(本來我起了兩個雙喜字的版也覺得挺累的﹐但親自試過拍照﹑看過自己拍的照片後就覺得M肯定更累)。

之前參加過的兩次婚禮都是舒舒服服的做旁觀者。今次算是知道幫忙搞婚禮是怎樣回事。當事人根本沒要求﹐親戚們怎樣想就是另一回事。

我覺得我是不會想負責婚禮方面的任何概念的。(天﹕拜託﹐由你想﹖一聽就知沒說服力)

 

我覺得我還是enjoy做吃的那個。XD





评论

    发表评论